<nav id="atkwd"><listing id="atkwd"><meter id="atkwd"></meter></listing></nav>
<form id="atkwd"></form>
  • <wbr id="atkwd"></wbr><video id="atkwd"><em id="atkwd"></em></video>
    <nav id="atkwd"><big id="atkwd"></big></nav><var id="atkwd"><code id="atkwd"><blockquote id="atkwd"></blockquote></code></var>

        <form id="atkwd"></form><sub id="atkwd"></sub>

        中年听雨

        刘春燕

        下雨了,突然想出去走走。

        洗漱,穿衣,伞也没拿,走出了家门。

        雨下的不大。听雨的声音,“滴答、滴答”,落到我的身上,令我生出舒畅的酸楚。当我的头发湿了,我的衣服湿透了,当我看到行色匆匆的人们时,我感受到了全身玲珑凹凸和每一个细节的清晰,有了一种放声大哭的渴望。

        我走着,躲着人的指指点点,与雨傻瓜一样的亲近着。我不想回去,更不想躲起来,任雨水冲洗着内心的烦闷。

        有好长时间了,总是感到生活的不如意。老公回家晚我抱怨;孩子不听话我生气;工作中的不顺心憋闷,没理由的发脾气,无端地猜忌……弄的自己和疯子没有区别了。孩子老公都躲着我,父母看到我也是“敬而远之”。我是怎么啦?我每天都在问自己。执念太深,无法自拔。

        不知不觉,已经走了很久,很久。路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喧闹,寂静的让我可以清晰地听到雨滴的声音。我孤独的站在空旷的天地间,泪水混着雨水从脸上不断的流下来。

        累了,就干脆坐在了路边。一只湿淋淋的没有来得及躲起来的黄蝴蝶引起了我的注意。它正在挣扎着爬上一颗草叶。目光转动,一只蜗牛正在惬意的在雨中爬行。我的心猛然一震。如果蝴蝶能换一种心情,就会如旁边的蜗牛一样惬意,就会把这场糟糕透顶的淋雨变成一次舒畅的沐??!

        雨中的蝴蝶不正是我的境况吗?我能把常人认为是倒霉淋雨的事情当成一种舒缓释放心绪的方式,为何不能把在雨中的豁达宽容和兴致换位到每个无雨的日子里呢?“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,断雁叫西风”。南宋蒋捷的这首《虞美人》,描述了在不同年龄、不同地点,听雨时的不同心境。我每天在低落的情绪里,带着有色眼镜看待一切,能有好心情吗?一双儿女活泼好动,成绩优异,老公努力上进,赚钱养家,我也有独立的工作,还有什么不满足的?

        在雨里真好!如果能不是匆匆惊慌地躲避逃开,或不因忧伤在雨中游荡,能静静的与风雨进行交流,就能体察到都市的闷燥和情感的结痂在一片片剥落,慢慢显示了记忆的绿叶和鲜活的心。

        心境豁然开朗。

        我看见灯正在逐一亮起。收拾心情,回家!

        回家,把湿淋淋的衣服和湿淋淋的心情一起晾干。

       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        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      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     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        ※联系方式:德州新闻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dzrbxww@dezhoudaily.com

        澳门皇冠娱乐